您的位置:加拿大28开奖官网 > 星座 > 第六章 爱你爱到冥王星 慕夏

第六章 爱你爱到冥王星 慕夏

发布时间:2019-11-15 01:00编辑:星座浏览(68)

    一、杜蘅居然看出来了我的心有不甘

    明烨在我的脸上轻轻地印上了一个吻,温暖而湿润。我微仰着头,近乎贪婪地注视着他。在我的眼里,他的每一根眉毛都是如此清晰真实。 突然我感觉到脸颊微微一阵冰凉,用手去擦,指尖触到的都是泪。我一愣,发现这泪竟然是从他眼中掉下来的。 为什么要悲伤?我心里一痛,如同痉挛一般。一个大大的翻身,把我从梦境中惊醒。原来我是在做梦,但这个梦的幻境竟然如此真实。 我转头看床头的闹钟,上面显示的时间才刚刚6点。冬日的清晨还是一片灰蒙蒙的。想起昨天中午在火锅店内明烨那突如其来的一个吻,依然让我忍不住心悸。指尖抚过唇边,那柔软的余温至今还在,我又是一阵脸红心跳,嘴角却有克制不住的笑容荡漾开来。 星期三的清晨,我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走开格外宁静的校园里面,时辰尚早,难得起早床的我,绕道去了实验楼后面那棵梧桐树下。一抹冬日晨光斜斜洒在傲然挺拔的梧桐树上,虽然此时的梧桐只剩下寥寥的几片叶子,但是它们渴求阳光的姿态还是那么清晰可见。 本来这实验楼后面,种着这几棵法国梧桐的地方时最容易被人遗忘的一个角落,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里也成了无数情侣密会的风水宝地。 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可是此刻我站在这块风水宝地上,不禁感叹,怎么到了我这只鸟这里,就找不到虫吃了?果然对我这种散漫的人来说,早起未必是好事。 我顺着梧桐树的枝干往下看,倒是有了意外的发现。远远地,我看到男生微微翘起的发梢,还有双手习惯性插在口袋里的姿势,这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太熟悉了。 淡淡的晨雾中,李飒背部微驼地站在那里,身影稍显销售,脸上依稀透着疲惫的神色。何佳琪站在离他一步的距离,仰着头说话,字字有力,她说:“李飒,我觉得我们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你知道我想和明烨复合,我也知道你去找过冉小月,既然如此我们就分手吧。” 李飒呆住了,我也呆住了。看到这一幕,我似乎应该暗自叫好,可是此刻我却没有一点儿出气的感觉,反而心口憋着一股闷气,仿佛看到发生在我身上的悲剧在以另一种方式重现。 谁能保证抛弃别人的那个人,下一次不会走上被人抛弃的道路呢? 李飒的眉眼紧锁,上前一步拉住何佳琪的手说:“佳琪,你怎么能说分手就分手?” 何佳琪一把甩开李飒紧握着她的手,语气加重几分:“我见到你对冉小月一副心怀愧疚的样子就浑身不舒服。你内疚,人家也不见得待见你,你才刚离开,她转身就巴结上了有钱人。李飒,你在她心里也不过如此。” “住嘴。”李飒突然厉吼一声,眼神暗下来,酸溜溜地讲,“根本是你自己不把我放在心里,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因为明烨跟小月走在一起,你看不过去才要跟我分手。” 何佳琪一顿,像被人戳中命门一样,暴跳着用力把李飒推开,喊着:“胡说,我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里。她什么都比不上我,你们一个个都被那个溅人的外表给骗了。” 被何佳琪猛推了一把的李飒,连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脚跟,满腔怒火顿时爆发,上前举起了自己的手挥向何佳琪。 何佳琪吓得往后一缩,紧闭着眼睛。就在李飒要挥下去的前一刻,他眼里闪过一丝犹豫,那双如水的眼睛里溢满了无限的悲哀,手僵在了半空。 半晌,何佳琪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差点对她动手的人,整个人变得怒不可遏,失去了理智,气急败坏地对他吼:“你打呀!你打呀!” 李飒停顿在半空的手最后无力地垂了下来,他低着头无奈地说:“佳琪,我怎么会舍得打你呢。” 何佳琪看着李飒眼都不眨,越看目光越深沉,最后那双细长的眼睛变得极其冷冽,嘴角勾起一个毫无感情的笑。 “啪!”一记耳光重重落在李飒的脸上,五根手指印清晰地浮现。 “你舍不得,我舍得。”何佳琪抛下这样一句话,毫不犹豫地转身从另一侧走掉。李飒眼里乍现一丝诧异,最后垂下头,没有任何反应,梧桐树下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个人站立在那里,身影消瘦,眉宇间依稀是痛苦的神色。 看着站在那里的李飒,昏沉的天空落下来的一点光把他的身影拉成一个寥落的曲线。 他看着何佳琪离开的方向,眼睛里充满了惘然的雾气。在我脑海里那个有着柔如春风般笑容的男孩也在随着此情此景慢慢地消逝。 这一刻,他不再是我心里那个所向无敌的李飒,那个让人无限向往的校草,而我也明白,我真正需要的不是一个只有看着才能心花怒放的完美男友。我需要的,是一个真正懂我、宠我的人。 我试图自然一点儿,掉头转身默默撤离。我没有回头,也不想回头,脚步不自觉地一步一步越来越快。 “小月。” 没有料到李飒会发现我,我背部一僵,不由挺直起来。 我盯着地上枯黄的落叶一动不动。良久,我看到地上有个影子慢慢在向我靠近,最后几乎要笼罩住我,心里一紧,径自向前迈开一步,与地上的影子远远错开。 我稍稍侧脸,嘴边浮起一个自然而疏离的微笑,像是平常遇见似的和他打招呼:“好巧啊,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李飒身体突然一顿,露出一个苦笑看着我,问:“刚刚你都看见了?” 一丝寂寥的风轻轻从我们之间穿过,在这个冬天的清晨,不知道什么时候梧桐树的叶子已经被全部吹散。 陡然间我觉着我脸上的表情都被风吹得有些冷,连笑意都没有了。我说:“抱歉,我是无意撞见的。如果早知道你们在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过来的。” 他的脸隐在了黑色的阴影后面让人看不清晰,只有略显低沉的声音漂浮不定地传过来:“小月,对不起。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当时也是脑子突然进水了。唉……你还能回到我身边吗?” 我迷惑地仰着头看他:“你说什么?” “佳琪已经走了,连你也要离开我吗?小月,我们有一年的感情了,总不会说断就断的。让我们重新开始,好么?”他居然恳求起我来。 我原本不打算再说什么,可是被他这种似乎无赖的个性起到,我猛地转身,看着他道:“李飒,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告诉你,没有你我一样很好,我现在很开心,比跟你在一起还要开心。你要我回头,两个字——没门!” 我自问没有何佳琪那份自信,也不算绝顶聪明,胆子还小,被踩到尾巴也会受伤,因为有自知之明,我更加不敢再自作多情。所以,我绝对不会蠢到回过去让同一块石头把自己绊倒。所谓好马不吃回头草,何况我是人,而他还是一根烂草。 情绪发泄完了,心想再这么说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我揉了揉自己冻得红彤彤的手,裹紧了自己身上罩着的外套,转身就要走,却被李飒一把牵住。 我不悦地回过头去,看见他拉着我的手一动不动,我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也看着我,手里的力道加重了一点儿,说:“小月,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是我一时昏了头才会伤害你,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错。” 我朝天翻了一个白眼,这么俗套的电视剧对白,居然会被我碰到。我猛地摔着被他拉住的手,见他真的没有一点儿放松的迹象,我冷静下来,说:“这可是学校,难道你还想对我怎么样不成?”他还是不为所动。 我直视着李飒的眼睛,说:“别忘了,我早就不是你的女朋友了。” “小月……”李飒满脸痛苦地望着我,“我不会再放开你的。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我看着李飒,他那张美好的脸曾经让我陶醉,可现在只会让我觉得胃里一阵翻搅,无比恶心。看来,今天不放点狠话,狠狠打击一下李飒,他是不会放我走了。 我冷笑一声看着他,故意挤兑他说:“你比明烨有钱吗?你有别墅吗?你有奔驰车接送我吗?” 李飒被我问得愣住了,手上力道松了下来。 我继续打击他:“我告诉你,其实我花掉了明烨的10万块钱还不起,现在不得不和他在一起。如果你想和我重新开始,就替我把欠的账先还上。” 听我这么说,李飒的脸上立即露出惶恐的神色。随便两句话居然就把糊弄过去,我们之间的感情也不过如此。 趁着李飒一下子走了神,我对准他的脚用力踩了下去,李飒惨叫一声,手完全松开,痛苦地弯下了腰。我毫不费力地从他手里挣脱出来,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面对这么混乱复杂的情况,我的本能告诉我,最佳的处理方式就是直接溜。 跑了很长一段距离,我实在是没有了力气,速度慢了下来。 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等等!” 我回头一看。没有想到李飒又追了过来,可怜我大气还没有喘匀就又得撒开脚丫子跑起来。可是我实在是跑不动了,脚像灌了铅一样,没有吃早饭又做了这么激烈的运动,难免头脑开始发昏,就这么晕乎乎地撞到一个人身上。眼前一黑,我没有站稳,往前栽倒下去。就在我以为要开始做自由落体运动的时候,手臂被人拽了一下,抬头一看,我撞到的人居然是明烨。 明烨微微皱眉问:“怎么回事?” 我回头看了一眼,大口地喘气,心口一阵起伏,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说:“带我走!” 明烨一愣,随后看了看我身后,很快反应过来扶住我的手,让我身体有了一个支撑。我慢慢缓过神来,脸上是一阵火辣辣的烫。 这时候李飒已经追了上来额,在我们面前停下。视线移过我和明烨握着的手,李飒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死盯着明烨。 我转头乞求地看着明烨,说:“我不想再跟他纠缠,我们走吧。” 明烨温柔地放低了一点儿胳膊让我站稳,然后点点头说:“好,我们走。”说完就带着我准备离开。 李飒上前一步要阻止,明烨抬头看着他,脸上十分平静。他淡淡地说:“人要懂得适时放手。小月说不想跟你纠缠,你这样只会让她更反感。” 闻言,李飒呆住,伸出的手也落了下去。 一阵大风吹过,李飒脖子处白色的围巾被风吹得扬起,遮住了他的脸,我再也看不清楚他的眼睛。一个擦身而过,他垂下了头,我转过身。我们谁也没有再回头,终于将过去的种种抛诸脑后。 我下意识挽住了明烨的手臂。他感觉到我还有一点颤抖,温柔地问:“穿得这么少,是不是很冷?” 我摇摇头:“不,我很好。别停下来。”明烨望着我没有再讲话,陪着我继续向前走下去。我从来没有像此刻一般感谢这样一个人,因为有了这样一个支撑自己的臂膀,我才可以将过去轻轻地放下…… 逃离了那个是非之地,我松开了明烨的手,笑着对他说:“谢谢。” 明烨也笑了。两个人一下子没有讲话。想到刚刚在梧桐树下听到李飒和何佳琪的对话,我觉得或许我该跟明烨说点什么。 我把手放进大衣的兜里,手心里还留有明烨留下的温暖。想了很久,我还是开口道:“你知道何佳琪和李飒分手的事情了吗?” 沉默了一会儿,明烨点点头,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我也不知道话题该怎么继续,低下头,手在兜里攥成一团。重新鼓起勇气,我问:“那你还会接受她吗?”问题刚问出口我就觉得有些冒失,非亲非故的,我有什么资格这样质问他呢? 我以为明烨不会回答,半晌,明烨却开口了。他谈谈一笑说:“也许吧。”没有一点儿怨恨,没有一点儿不甘心,他只是平静地说着。 站得太久了,我忽然有种晕眩的感觉。心里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有什么东西轰然塌陷。悲伤在不断往外涌,这一刻,我任凭自己一点点地往黑暗深陷,不再挣扎。 从始至终,明烨找我就是有目的的,而何佳琪才是他不惧风浪也要靠近的彼岸。也许我对他的喜欢不会比她少,只是我不是他要的那个人。 我抬头去看明烨的脸,他的眼眸依然明亮。晨曦穿越白色的雾气照在他白皙的脸庞,整张脸似乎都透明起来,长而卷曲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淡淡的阴影,他整个人似乎被和煦的光圈笼罩着,柔软而温暖。 看着这样的明烨,我有些恍惚。我突然觉得心里扯起一阵又一阵的疼痛,伴随着心脏的剧烈跳动,传送到了心底最深最柔软的地方。 我想起一本书上面说过,爱情就像一场赌博,谁付出得多一点儿,谁就输了。这次输的人是我吗? 我背过身去,仰着头看着天空,硬生生地把眼睛里的那股酸涩给逼回去。我说:“明烨,你还真是傻呢,傻到毫无怨言地去吃回头草。你说我是不是该骂你?” 过了一会儿,才听见明烨轻轻地讲:“小月,我觉得,女孩子,不要为了爱情那么拼。想你这样不顾一切的爱法,太傻太勇敢了,会头破血流的。” 我忍不住回头问:“那你告诉我,要怎么样才能像你一样做到什么都不计较,命名什么都变了,却还将一切粉饰太平?” 多么甜蜜不舍的感情,历经背叛,也就物是人非,时过境迁,再也找不到那份干干净净的幸福了。 微风轻轻拂过这个男生的黑发,使额前的碎发飘动。明烨也抬起头,望向天空,沉默了很久。他转身看着我,那双眼睛里透着难以言喻的神情,说:“小月,相信我,总有一天你都会了解的。” 他那双清澈如水的墨色眼睛变得浑浊。我深吸一口气,移开看着他的视线。 今天的的天空是那么的清澈,清澈到仿佛就要滴下水来。我依旧仰着头看天,生怕一低头就真的有水会滴下来。 半晌,我放软声音说:“就要打铃了,回去上课吧。”明烨点点头。我看着明烨的背影朝着人来人往的操场,一步步地离我远去。 压抑在心口的秘密只要不说出来,还是能做朋友的吧?只是把秘密藏起来,我心里还是会忍不住地痛。 我本以为,此刻对于我和明烨来说,回避是最好的选择,可是我不知道,就当我们彷徨无助、心乱如麻的时候,爱情早就不知不觉地在心里播下暧昧的种子,只等一阵柔软的春风,便能蓬勃生长。 回到教室,正好赶上打铃。我和明烨一前一后地走进教室,看到我坐下,他才在我旁边的位子上坐下来。 上课的时候他一直很认真,仿佛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有意无意地偷看明烨。他托着下巴,一手顺手勾着笔转起来。他的手,一节节关节光滑地突起,线条十分漂亮,他转笔的手势十分流畅,我不禁看得入神了。 突然我的椅背被人提了一下,是身后的小薇。她偷偷塞给我一个纸团,打开一看,我的脸一阵火辣辣的。 小薇写道:“冉小月,你完了。你居然开始思春了!” 我回过头狠狠瞪了她一眼,心里却像有只小手在不停地抚弄着。 体育课跑步的时候,我把小薇拽到没人的角落,想了半天就是不知道怎么跟她讲。反倒是她先开口道:“说吧,你和明烨到哪一步了?” 又被闹了个大红脸,我狠狠掐了一下小薇的手,反驳:“你这是什么邪恶思想?少胡说八道!” “你这个女角斗士,下手这么重,要死啊!”不等我还嘴,她自顾自地说,“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你们之间肯定有一腿。” 我哀叹了一声:“一条腿?何止呀,这中间还插着三条、四条腿呢!” 小薇眼睛一亮,八卦地凑到我身边问:“怎么说?” 我把最近发生的事从头到尾都跟她讲了一遍,最后问她:“你说我们这到底算怎么回事?” 过了好半天小薇才抬头看我,问:“小月,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喜欢上明烨了?” “啊!”半晌我才反应过来。 小薇顿了顿说:“我知道李飒的事给你心里留下了阴影,但是人不能总在阴影下活着。对于李飒你能狠心地放下,那是因为你从头到尾都觉得跟他之间太不真实了。你一直努力在他身边做一个完美的女友,其实你很缺乏安全感,总认为拿了不属于你的东西,总是觉得不踏实,所以当李飒离开你的时候,反而让你觉得从那种惶恐不安的日子中解脱出来了。” 我真佩服自己,到这种时候,居然还能笑得出来。我对小薇说:“呵呵,你还真是了解我啊。” 小薇看着我,表情是难得的认真:“小月,幸福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每天揣着猜疑等待是没有结果的。李飒背叛你,是因为他自己都不清楚什么是对他最重要的,但明烨是那种一但认定了,就很难动摇的人。其实你自己也感觉到了吧,明烨是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为什么这次不坦白一点儿面对呢?” “分析得很好,很精彩。”我点头表示同意,“只是你弄错了一点——明烨喜欢的好像不是我。” 小薇敲了敲我的头:“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他心里的想法?为什么不给个机会让自己试一试?” 我一愣。小薇说得对,我以前以为,没有期待就不会失望,现在看来,没有了期待才是最悲哀的事情。于是我终于鼓起勇气,决定找明烨把话都说明白。 放学的时候,在走道处,我叫住了明烨,说:“我有话跟你说。”他看了看手表,好像有什么急事,却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我等我说话。 我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地咬牙开口:“明烨,其实,其实我喜欢你。”我说完都不敢抬头看他的脸。那边一阵沉默,然后我听到他浅浅地说:“抱歉,小月,我没有办法马上答复你。你给我点时间,我明天再告诉你答案。” 本来心里就紧张得要爆炸,听他那么说,我一下子就火了。喜欢就接受,不喜欢就拒绝,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可是没等我生气,他就又低头看了看手表,说:“我还有事。明天我一定答复你,实在是抱歉。”说完,他拎着书包就离开了。 我愣在了当场。我不明白为什么明烨总是变来变去,好像在他的身体里面装着两个人,时而狂傲,时而沉静,一个总是浅浅地温柔地跟我讲话,看似客气却总是给人一种无形的距离,另一个表面好像很轻狂,内心却十分细腻,总是让人不经意地觉得暖心。 一路想下来了,我只觉得头疼:明明就是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反差这么强烈的个性?从地上把视线抬起来,我突然停住了脚步,心咯噔一下沉下去,心跳似乎漏了一拍。因为我终于发现明烨所谓的“急事”是什么。 在我的正前方,明烨和何佳琪居然手牵着手又走在了一起。

    当我捧着未吃完的爆米花,笑盈盈的挽着杜蘅的手臂走在出影院的走廊时,渐渐地,我听到了一种我熟悉的高跟鞋的声音,果然,一抬头便看得到了你和周佳琪携手正从电影院的门口走来。

    前三秒是细细打量彼此,下一秒便同时露出了礼貌得体的微笑。

    过旋转门时,杜蘅细心的手扶在门柄上,我看到玻璃上映出你们走去的背影,我知道此刻的你一定在越过我们身边的那一刹那时肯定在背后想,竟还有人肯接受我的暴脾气,待我如视珍宝。

    想着这些,抬头看着天上的艳阳天竟有一种刺眼刺鼻的怨怼感。

    而你一定不知道,我之所以会如此清晰的就能识别出那是谁发出的高跟鞋声,也终究是拜你所赐。

    身旁的杜蘅头顶着大大的暖阳一目了然地询问我说,“怎么,想把他再拉回来?”

    我扭头看他,他居然看出了我的心有不甘。也对,周围朋友都看得出来我和他的种种纠葛,何况是他呢。

    我微微地摇了摇头表示不愿多说,临上车前,身体被阳光一寸一寸温暖包围,懒洋洋地令我有些疲惫想睡。

    杜蘅开车送我到家时,还是一个礼貌的微笑,眼神清水般澄澈真挚,留下一句有事打电话随后便转身离去,我知道他也明白,从一个人的心里生生抹去另一个人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一开始就了解的他就曾对我说过,爱我给,时间我也给。

    其实杜衡也不错啊,儒雅,稳重,顾虑周全又不失平和,这些都是你身上不曾具备的品质,可为什么,我仍觉得你更吸引我,你吸烟时爱微微侧头,一板一眼的固执任性,白衬衣休闲裤都能被你穿得都有种属于你的不羁风格,像个地吸引力,明知不好却还是忍不住飞蛾扑火。

    我还站在原地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小巷里的街面上泛起些许落叶,忽然觉得若是一开始就先遇到的他,那么是不是当初的伤害就会少些?那些孤独无望的时刻就会不存在?而那一度激怒我神经愤怒不堪的画面是否也就随这落叶般,飘不了多高就会匆匆落入原地?

    可是在很早,我就听朋友说起过一个笑话,一个人买了五张饼吃到第五张时,他才觉得原来前面的四张简直难吃到难以下咽。难以下咽,什么程度?可是就算他直接咬到了第五张饼,那之前的四张还是以悬疑的姿态等待着他味蕾的品尝,你认为能躲避过去的弯路,还是会在下一个拐角处守候着,所以摆脱不了的时候我只能选择面对现在。

    晚上八点十五分,我坐在电脑跟前吃着自制的水果沙拉苹果拌草莓,看着一部他们说挺搞笑的‘爱情公寓’。

    这时,我听到了第三次的敲门声,起身挪开椅子最后一次打开门去看究竟,其实这时我心里已经大概有底了,肯定是你,你的这种小把戏还是用的乐此不疲。

    但我已经玩腻了,于是我悄悄走到门那用小眼睛看你在外面还在按门铃时,给你个措手不及。

    还是早上见到你时穿的衣服,黑色长款的风衣,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匡威限量版的鞋,这些都没变,只是你的模样仿佛大病了一场略显苍白。

    我在等你说第一句话,我要看看这次你究竟还能说出怎样的新词来,我就是要看看在这尴尬之中你还要如何守住你最要紧的‘大男子主义’,所以,我在等的时候也在迟疑,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在我以为能有个好开始时你又来对我说一些温柔顺耳的话,我就要乖乖俯首贴耳,承欢你膝下呢?

    可当我这样想的时候,你从口袋里拿出纸巾伸手递给我,在遐想连篇时我都不知道脸上早已梨花带雨,你上前伸出双手来拥抱我,你一定没看到,我头靠在你的怀中,那些廉价的泪也流更汹涌,没有呜咽没有抽涕只是那些冰凉的泪顺着我的脸颊无声无息地滑落。

    在心里我曾一次又一次的告诫自己的狠话,不是我没记起,只是此刻的我被你拥入怀中,闻着你身上的淡淡的烟草味让我顿时觉得心安踏实,最后还是没骨气地不想推开你,而这次你没说一句话只是一个简单的拥抱的姿势便足以让我又一次缴械投降,我知道,我对自己又一次食言了。

    二、究竟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当我素面朝天素颜看着有些憔悴来见杜蘅时,他放下手中的咖啡冲我微微一笑。

    而接下来要说的话,他还是保持着嘴角上扬的姿势,只是最后,听完我最后的一句抱歉,他望着杯中的咖啡缓缓地说,没事,只要你觉得快乐就好。

    朋友们都看死了我,所以他也自然从一开始就意识到,这段还不能称之为感情的时间里,一定会以无疾而终来作告别。

    他走了之后,我还在凳子上望着他清瘦挺直的背影,其实杜蘅也不错啊,对我细心温柔,宠爱宽容,比你长得更加唇红齿白眉清目秀,可是为什么他们的身上就没有令我在你身上得到的那种心安的感觉呢?

    你习惯抽烟时微微侧头,一板一眼眉毛皱起的固执任性,简单的白衬衣休闲裤都能被你穿出属于你的不羁风格。

    你独有的个性最让我眷恋的东西,这点,我深信不疑,我从没有在别的男生身上有过同样的敏感。

    所以,对于其他哪怕对我更好也可能更适合我的男生,注定辜负。

    我的朋友们给我看星座占卜上都说,双子花心,不好驯服,这一生中都在花丛中围绕,真爱不晓。我听到这些的时候还附赠一笑,觉得星座不过无稽之谈就如凭空捏造一般,我自己的爱情当然是我自己来决定掌握,那时,我多不愿把这些不好的词汇挂到你的身上,就好像也同时努力着给自己鼓励打气你才不是这样。

    在我死死拽住你不会是那一类人时,一个猝不及防,打开房门,听到了你还在跟周佳琪通电话。

    你喜欢女生穿牛仔搭衬衫,我便无论冬季夏季都一律这种衣服挂在身上,冬天即使北方已经零下十几度的天气,你一句再等等站在楼下左右踮脚地站在冷风里双手冰凉来回搓着等你,你喜欢女生留长长的辫子,自此我不再每到夏天剪发一改往日的假小子模样为你续起头发,你摸摸我的发丝乖乖的让我去跟杜蘅说分手,于是我便约了杜蘅说清楚。

    可你现在居然还跟周佳琪打电话,居然还一副无奈的样子看着我的眼睛回答,你不知道怎么跟她说。

    我觉得自己现在就想世上最可笑的小丑,居然一次又一次的被你那些敷衍的‘爱’包围其中,不得动弹,是我自作孽。

    突然觉得一个气球在天空中上升到一定程度要随时爆炸控制不住了,在我还未意识到什么时,眼前一片漆黑寂静,听不到任何了。

    我多想一觉不醒,甚至非得是我伤到头破血流的地步才会对这执念的感情说再见,你才会对我有即将要失去在乎与顾虑。

    醒在时你把剥好的橘子递到我的嘴边,可是我一看见你便转头挪挪身子背对着你,我在那头流着泪却不带一点哭腔对着另一张空白的床铺轻轻地说,我们分手吧。

    你走到我的面前拉起我的手轻轻一吻,深邃的眼神中充满了悲伤特别真实。

    我望着你,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慢慢变成了两只刺猬在狠狠的刺伤对方。每当想相互取暖相互依赖,却忘了自己是满身带刺的刺猬,他们不是不爱对方,只是每次都要通过对彼此的伤害来印证这鲜血淋淋的爱,每次都是别人牵我的手拥我入怀时,你才会想起曾经我对你的好来,才要回头可怜的目光请我原谅,总要靠这种迂回的方式来测试自己在彼此心中的份量位置。

    其实当初我们也有那些美好的时刻的,对吧。

    三 从一开始也是你来招惹我的

    学校庆典那时,学生会联合准备的节目是一个彩带舞蹈,大家都在材料室里仔细的寻找着我们的准备好的彩带,可就在快到我们的时候,我还是不知道我的道具身在何处,这时周佳琪跑到门口那说,她看到了你曾出入过这里。

    这时我就有底了,我知道前段时间学生会强制打压那些隐藏的小情侣,所以在走廊的被阳光遮挡的地方,在楼梯的拐角处,在学校的草坪里都是可躲藏的地方。

    而作为学生会的一员,我也不例外在这些胳膊上带红带子的人的其中,而你便是我曾一度看到后还是屡教不改的一个。

    加拿大28开奖历史查询,种种不堪过往,你我结怨已深,我大概都能想到你计谋得逞后的开心动作。

    可我偏偏不让你如意,我跑出材料室争取最后上场的那一刻钟的时间,到你经常去的钢琴室找你。

    走在走廊里我便听到了钢琴弹奏的小夜曲,婉转流畅。

    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我真的有那么一秒的怀疑,如果你不是经常带头起哄的分子,不是那些众人口中桀骜不羁的浪子,不是那个经常把酒吧当成你的第二个住所的人,这些都不存在,该多美好呢!

    阳光照射过来伏在你的消瘦的轮廓上,我承认,至少在那一刻,你是全身充满着希翼与阳光的。

    可是这种感觉转瞬即逝,我走到你的面前冷眼质问你说,我的彩带呢?

    你还是继续弹奏着你的小夜曲,一遍又一遍,可我已经等不及了,时间不允许我跟你再这样无关痛痒的耗下去。

    我开始围在你的身边找起,在音乐室的每一个角落我都不放过。

    本文由加拿大28开奖官网发布于星座,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六章 爱你爱到冥王星 慕夏

    关键词:

上一篇:为什么灭灯?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