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加拿大28开奖官网 > 星座 > 岁月静好,时光正好

岁月静好,时光正好

发布时间:2019-11-04 11:24编辑:星座浏览(109)

                  (一)怦然心动

    楚南晟不算是一个特别帅气的人,一双深沉带点忧郁的眼睛,不算大也不小放在他脸上正合适。他没有高鼻梁,是普通亚洲人的鼻子,不高不低,鼻头还有点大。薄薄的嘴唇,粗黑的眉毛,长长的睫毛像女生贴的假睫毛。这张不出色的脸在上帝的眷顾下用不算标致的五官组合而成。楚南晟特别爱笑,脸上常常挂着笑容。他的笑容总是给人一种温暖,可以给受伤的心灵一丝治愈。

    今天是班际篮球赛决赛的日子,所有人都期待着这场激动人心、盼望已久的篮球赛。

    球赛在六点开始。五点多一点的时候球场就开始陆续有人过来占据最佳的观赛位置,到了五点半球场周围已经围坐满人群。12月的天气永远都是寒气逼人,可是今天却有一丝燥热感。坐在观众席上的同学似乎把感知寒冷的神经切断了,兴奋地朝球场上的球员加油打气,仿佛他们是球场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战士。

    楚南晟今天也来了,还带着比他小差不多十岁的弟弟,不过他不是以球员身份出现。今天是他们班与3班的冠亚之争,他过来给他那群好哥们加油打气。他带着弟弟走下观众席,朝球场中那群好哥们走去。

    “你就赚了,都不用跑。”他那群好哥们围着他和他的弟弟调侃他。

    “切,我还担心我没上场你们输了!要不是我腿受伤了,我会沦落到给你们加油打气的分?”楚南晟无奈地摇摇头。

    “放心吧!我们会把你那份也算上!你就安心看着我们怎么虐对方。”一个男生把手搭在楚南晟的肩膀上,话语中透露着必胜的自信。

    “来!”楚南晟伸出手边走边拍球员们的手,这是用男生特有的方式给他们加油。

    “哥哥,你们加油!”楚南晟的弟弟也用稚嫩的声音喊。

    “请双方球员到检录处检录。请双方球员到检录处检录。请双方球员到检录处检录。”广播突破沸沸扬扬的人群,响彻球场。

    双方球员在球场中心围着裁判员,随时准备抢夺裁判员手里的球。球场上紧张、充满浓浓火药味的空气向四周扩散开来。体育馆内顿时安静,能清晰地听见每个人呼吸。霎时间凝结的空气被裁判员的哨声打破,球被裁判员抛向空中,双方球员跃起伸手争夺悬浮半空的球。

    球被A队较高个的男生传给了A队。观众席保持了短暂的沉默后,随着球在球员手中传来传去又沸腾起来。从观众席上不断传来“加油”的热情,这观众席犹如第二球场,战火丝毫不比赛场弱。

    这是楚南晟他们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场球赛,也算是他们的告别赛。楚南晟因为在上一场四强晋级赛中受了伤,所以不能在这最后一场比赛中给班级争夺荣誉。楚南晟当然对他的队友们百分百地信任,这是他们的默契。所以对于那些流言他从来不在乎,无论对手多强,遇上了楚南晟他们班都必败无疑。

    “哇!小杨加油,小杨好样的!”何莱激动地在观众席上又蹦又跳,两只手做成一个下喇叭形状给球场上的队员加油打气。

    何莱是1班仅有几个的女生中的一个,她没有惊为天人、倾国倾城的长相。何莱脸上的青春痘好了,却留下了令很多人包括男生都头疼的痘印,她为此常常烦恼。好在她大气的五官给这张凹凸不平的脸的颜值提高了很多。何莱很瘦,虽然她只有一米六左右的身高,但是看起来给人一种高高瘦瘦的样子。她算是班上最活跃的女生了,无论什么活动只要有何莱在气氛必须热闹,不会出现沉闷的时候。

    “何莱!”旁边一个男生朝她的耳朵大喊一下。

    “干嘛?”何莱转过头看了那个男生一眼,然后继续在那里自嗨。

    “现在整个观众席就你最嗨了,我说你能不能收敛一点。你看看其他女生,能不能学学别人,哪像个女孩子的样子?”

    “滚,你懂什么,这种时候就应该嗨一点!”何莱不屑地回答。

    “何莱,你绝对是年度最佳捧场王!”站在何莱左手边的是她的舍友谷小小。

    加拿大28开奖历史查询,谷小小是2班的,因为跟何莱同一个宿舍,所以也跟着过来看球赛。谷小小对篮球算不上热爱,但是偶尔有伴看球赛放松放松还是会出现在观众席上的。谷小小性格比较温和,没有何莱那样对什么事都充满热情。但是有何莱这样的舍友,她也渐渐开始活跃起来。

    “那必须的,因为我是他们的小迷妹嘛!”何莱笑嘻嘻,热烈地挥动双手。

    “是老迷妹吧!都老了,还小迷妹。”何莱右手边的另外一个舍友冷不丁地来一句。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小迷妹!”何莱继续朝场上大喊,“加油,你们是最棒的!”

    十二月的广州还是有寒冬的气息。萧瑟的冷风吹得茂密的绿叶瑟瑟发抖,不断发出唰唰唰地声音,仿佛像人在寒冷状态下两排牙齿咯咯碰撞的声音。树干用微微摆动的姿态向凛冽的北风抵抗,强势地宣告自己不惧怕最严寒、最猛烈的冲击。

    球场上的火药味十足,球在场上飞来飞去,队员们的身体经常会发生碰撞。偶尔有球员跌倒了,无论是队友还是对手都会伸手拉一把。

    体育馆并没有因为外面的嚣张跋扈的冷风而变成冰窖,反而因为这场球赛热气腾腾。楚南晟拿出纸巾给满头大汗的弟弟擦干,然后又给弟弟稍稍整理着装。他对弟弟从头到尾都是温柔地笑,有时候还把弟弟搂在怀里,生怕弟弟被不小心飞来的球碰到。

    谷小小就站在楚南晟他们的对面,楚南晟与弟弟的一系列互动都被她看在眼里。一开始谷小小并没有注意到楚南晟,她和何莱一样都在为场上的球员加油欢呼。

    在球飞向场外的时候,刚好朝楚南晟他们那个方向飞去,不过好在球员及时,所以没有球没有砸到人。谷小小的注意力顺着球的轨迹移到了那个方向。她看着楚南晟笑着摸摸他弟弟的头,然后又附身跟弟弟不知道说了什么,弟弟也一直以笑脸回应。

    谷小小倏地心花怒放,在心里对楚南晟暗生情愫。没有人注意到谷小小的心已经被楚南晟的一举一动牵动,更不会有人知道谷小小此时此刻已经喜欢上了楚南晟。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激烈的球场上,包括谷小小,她跟着身边的人鼓掌欢呼雀跃。那时候的谷小小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沉默已久的小鹿已经开始为楚南晟苏醒。

    现在,谷小小没有办法全心全意去观看这场球赛。她的目光开始分散到对面的楚南晟身上,她没有做任何掩饰,因为她用不着遮掩,她还是会和何莱他们一起大喊加油。

    经过一个半小时激烈的较量后,何莱他们班以绝对优势获得了冠军。

    “耶!赢了赢了!”何莱突然抓住谷小小的手,拉着蹦蹦跳跳转了好几圈,“我说得没错吧,他们肯定是冠军!”

    谷小小刚开始有点懵,随后跟着何莱一起又蹦又跳,

    “你们班真厉害!这球赛看得我好激动。”

    球赛结束后,谷小小没有忘记看楚南晟当时的反应。楚南晟没有表现出有多激动,结果似乎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从容地走向球场,弟弟反倒很兴奋跑在了他前面。楚南晟过去给他的队友们表示祝贺,然后就带着弟弟走了。

    平复了刚刚激动的心情后,谷小小的目光投向对面搜索了几遍,可是都没找到楚南晟兄弟俩的身影。

    谷小小有点小失落,不过她最善长的就是掩饰自己,她在心里跟自己说:没事,他肯定是带着弟弟回家了。

    颁奖典礼介绍后,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体育馆又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冠亚军班级和体育部。谷小小自然还留在那,因为她要等舍友一起回去。

    “小小过来,帮我们拍合照。”何莱朝她喊了一句。

    “哎,”何莱把她从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马上。”

    谷小小的心又有了期待:他肯定还没回去,他起码要拍合照吧!她的嘴角上扬,喜悦显露无遗。

    她跑到球场中,没有急于搜索楚南晟。她掏出手机,打开相机准备给他们拍照。在手机屏幕上谷小小并没有看到楚南晟,她左右移动了手机,又抬头看看面前的人群,确定不是因为框小遗漏掉楚南晟。谷小小失望地看着手机屏幕,抿抿嘴唇,笑容将她的心事掩盖,

    “3,2,1,茄子。”随着咔嚓一声所有人的表情定格在了这小小的屏幕上。

    谷小小没有立马站起来,继续保持蹲着的姿势准备拍第二张。她抬头喊了一句,

    “来,换个姿势!”

    拍完了照,谷小小和何莱几个舍友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后,谷小小没有像往常那样打开电脑煲剧。她坐在椅子上,拿出手机给何莱发刚刚拍的照片。她反反复复仔细地看那两张照片,终究没有搜寻到楚南晟。最后,她放下手机,一种说不清的难过涌上心头。她趴在桌子上好一会儿,又拿起手机打开朋友圈写了几句话:

    今天去看了篮球赛,球赛真的很精彩。可是我却被一个人勾住了魂,他笑起来真的像一个小太阳,在这个寒冬显得格外温暖。

    写到第二句话的时候,谷小小的心怔了怔,后背一股寒意袭来,她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这个陌生人的温柔之中。写完之后,谷小小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放弃公开,把这条朋友圈设置成了私人。

    这符合谷小小的风格,无论发生什么事儿,纵然天塌下来她也埋在心底,从来不会跟任何人讲。谷小小对于自己的感情更是小心翼翼,她觉得自己的感情史就像生活在下水道的老鼠见不得光。当然,这只是她的自我调侃而已。很多时候她都明白自己没什么丢人现眼,谁还没有一些难以启齿的暗恋史。

    星座这东西谷小小从来都很鄙视,觉得那东西就跟算命先生一样胡说八道,只有迷信的人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谷小小竟然也开始关注星座。她一边看着对于不同星座的分析,一边在心里鄙夷自己。她知道自己是双鱼座的,当浏览到对于双鱼座的性格特点的描述时,她惊讶地发现原来星座还是有点可靠性的,不完全是信口开河。可是谷小小还是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些,并且暗暗发誓要改变自己,让这些破理论都不成立。

    谷小小今天又想起星座的内容,看着自己刚刚发的朋友圈状态。她在心里痛骂自己:去你的谷小小,你个胆小鬼!混蛋!

    每天睡觉前谷小小都有看推文的习惯,她关注的公众号有十来个。这些公众号大部分是关于英语的,有一些是情感鸡汤类,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公众号都是广告泛滥成灾。谷小小每次不明不白地关注之后就懒得去取消关注,所以就每天推文都十几篇,但是她会看的也就那么几个公众号。

    近年来的网络剧发展势头特别猛,虽然大部分制作和剧情都特别烂而且无厘头,但是总是有几部剧脱颖而出。谷小小经常吐槽现在的电视剧、电影,剧情老套,演员没有演技,制作粗糙。偶尔碰上一两部称心的剧,她自然不会放过。

    最近特别火的两部青春剧《你好,旧时光》和《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已经成功攻陷了谷小小的宿舍。她们天天没事干的时候,都会打开电脑追剧。谷小小只看了《你好,旧时光》,她是原著粉,对于这部剧的还原度谷小小还是很认可的。谷小小尤其喜欢男主角林杨的选角,特别符合她心中那个笑起来能温暖人心的大男孩。

    她点进一个公众号,推文封面刚好是旧时光的剧照。林杨的笑容特别看,像冬天的太阳总是给人带来温暖。她又想起了楚南晟,想起他的笑容,就跟林杨一样好看温暖。谷小小那一瞬间把自己当成了余周周。

    可是谷小小没有余周周幸运,她没有和林杨一起长大,她独自面对成长过程中的辛酸与快乐。她一个人走了十九年的路,慢慢拉近自己跟林杨的距离。她常常迷茫、难过,害怕自己与林杨擦肩而过。现在谷小小遇见了她的林杨,可是这个林杨会不会与她有交集,她无从知晓。谷小小不想去猜,因为她知道猜测不能给她带来自己想要的结果。

    她打开朋友圈,打上一行字:今天,我遇见了我的林杨!她没有想其他,直接点击了发送。

    已经十一点了,谷小小放下手机准备睡觉。

    “啊!小小!”何莱兴奋不已,拿着手机跑到谷小小的床下,用手指着谷小小,一副要大义灭亲的样子,“老实交代,是哪家小伙子俘获了我们家小小的芳心。”

    谷小小早就知道她们肯定会大呼小叫,所以她并没有理会何莱,只是笑笑。

    “快说,老实交代,抗拒从严!”何莱站在床的楼梯上,一直用手推谷小小的肩膀。

    “何莱,你干嘛呢?人家小小在睡觉嘞。”刘超宇从浴室出来,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刘超宇跟谷小小一个班,性格大大咧咧,是血统纯正的女汉子。她刚来那会儿穿着一袭淡黄色雪纺长裙,在班里自我介绍的时候,大家以为她是那种走高冷女神范路线,结果一张口就把大家都逗笑了。她说话的声音装的很沙哑,自称“超哥”,说自己是属于那种没心没肺的,容易跟人打成一片。介绍完之后赶紧跑回座位喝了半瓶水。

    “超哥,你赶紧去看小小的朋友圈!爆炸性事件!”

    “什么呀?小小还会有什么爆炸新闻?”

    “你看看就知道了,绝对有料!”

    刘超宇打开朋友圈刷新了一下,眼前跳出一句话可把她吓着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了确定自己没看错她又点开头像,这才敢肯定的确是谷小小发的。

    “小小,老实交代!”刘超宇直接爬上谷小小的床。

    “哎,你们干嘛呢?我不就发了一条朋友圈,你们有必要这么大反应吗?”谷小小有点受不了,要赶刘超宇下去。

    “我告诉你,小小,你今晚要是不说就别想睡觉了。”

    “我说还不成吗?”

    “这还差不多,早点交代早点睡觉嘛!”刘超宇咧嘴一笑。

    “给,自己看。”谷小小翻出上一条朋友圈给她们看。

    “原来你是看上了我们班的团支书啊!我还以为你是看上了我们打球的那些同学。眼光真毒!”何莱对着谷小小竖起大拇指,“那球赛那么好看,你居然还能注意到他。”

    “他叫什么名字?人品怎么样?有没有女朋友?”刘超宇问。

    “哦,他叫楚南晟,目前单身,长得一般,但是为人处事挺靠谱的。对了,他还是本地人。放心吧,小小要是跟他在一起肯定不会受委屈的”

    “说什么呢,我们俩又没在一起。只是我喜欢他,他喜不喜欢我还说不定呢。”

    “哈哈,要不要我们帮你?我有他微信哟!”何莱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真欠揍。

    “不用,我要自己追!”谷小小撅撅嘴,头一甩,像足了跟妈妈耍脾气的小孩子。

    “哼!好心帮你还不领情。”

    “哈哈,何莱你就别瞎掺和了,让小小自己去争取。”刘超宇拉着何莱走开。

          我对篮球赛基本不感冒,就算搞得再热闹我都不靠近,可能是集体荣誉感作祟,可能是同学怂恿,我半推半就鬼使神差的就去观看了16年来第一场篮球赛,也有幸观看到了风靡全校的男神级人物在球场上风姿。“球运的不错,三分球投的也挺准的。”这是我看完他第一节球赛脑海里蹦出来的评价。不过我并没有看完他整场球赛,看完一节就回去为咱骚粉加油了,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并不看好的骚粉居然赢了第一场球赛,这时候当然少不了欢呼声,不过骚粉的球场却喜庆的有点凄凉,稀少的人发出的微弱声音很快就被他那个球场里三层外三层人发出来的尖叫声给吞没掉。

        后来的高一下半学期我没再见过他,我们好像变成了两条平行线。但在遥远的那边两条平行线有没有交集,谁知道呢?

        校庆快到了,校园里大大小小比赛无数。最令全校人兴奋的无外乎是篮球赛(我除外),每个班级都在为选球服选球员而烦恼,我们班也不例外。我班选球员这环节闹了矛盾——想上台的球员有十多个(球赛只需要六个人),谁都不肯退让,导致我们班差点弃权处理。没有班级想被嘲笑,不战而败历来不是我们那时候的少年的做派。最终老师及全体班委决定以球员和班级五五分帐让全体球员出赛,那阵仗别提有多牛逼了,别的班都是六七个球员,我们班倒好一群骚粉球员站在场外,回头率可想而知。

        后来听说他所在的班级夺了冠,他又收获了许多女粉丝,贴吧上又多了买他微信号的帖子。

    本文由加拿大28开奖官网发布于星座,转载请注明出处:岁月静好,时光正好

    关键词: